第一位中國籍的葛萊美音樂獎得主 央金拉姆

央金拉姆是一位世界級音樂家,第一位中國籍的葛萊美音樂獎得主。她也是一位有相當傳奇性的藏族女修行人、禪修老師、暢銷書作家、成功女企業家。

她七歲幫爸爸放羊的時候,看到村人非常辛苦,就發願長大後,要幫助家鄉族人們過上好日子。十四歲。在一次藏文課上,老師提到「施身法」創始人瑪吉拉尊的故事。當時她汗毛直豎,非常的佩服,發願能成為像瑪吉拉尊一樣的修行人,利益很多人。

她向她的第一位上師 — 格魯派賽倉仁波切,提出想要出家修行,上師卜卦後,要她不要走出家的路,並將她的名字改成了現在的「央金拉姆」,意思是妙音天女。接著給與她妙音天女、咕嚕咕咧等灌頂教授,並說她未來會用音樂利益很多眾生。

推廣藏醫藏藥

大學時,央金發願以創業賺錢的方法,來護持寺院、照顧孤兒和殘疾人,並解決藏族教育斷層和經濟落後的問題。大三時,她決定輟學到藏區開發藏藥。經過八年努力,她用歌聲推廣藏藥文化的神奇、組織了上百場中醫和藏藥的專家會議,成功地將之前漢地完全沒有人認識的藏醫藏藥,推進了主流公費醫療體系,並建立了二十多家分公司、數百人的營銷團隊,達到了數億的營收。

創作和傳播現代化藏族音樂

一九九九年。央金一方面管理企業、推廣藏藥,同時決定用現代化的藏族音樂來傳播藏族文化,組建了中國第一支藏族親姐妹的合唱團 — 央姐瑪三姐妹。二○○一年。她們上了中央電視台「春節聯歡晚會」,一炮而紅。透過這個每年有七億觀眾的電視節目,使藏族音樂第一次走出了傳統模式,啟發和帶出了很多藏區的組合演唱團。

之後兩年,她隨中央電視台參加了很多大型演出,甚至代表國家到全世界表演。但是,雖然企業和演出生涯都越來越成功,她逐漸覺得這些活動,其實是在浪費生命。作為企業家終日忙碌、作為藝人到處顛簸,不但自己身心疲憊,對眾生也沒有什麼深層的意義,而且忙得沒有時間修行。她再一次想到要出家修行。

在西藏拉薩,她遇到她的第二位上師 — 薩迦堪布慈誠堅贊,是一位證悟者,也是很著名的藏醫和天文歷算家。在上師座下,她接受了連續七天的一對一的前行和許多本尊的灌頂和教授,如觀音菩薩、宇拓元丹貢布和唐東傑布的藥師佛等很多法門。

之後她跟隨上師,順著絲路尋訪薩迦祖師的古蹟。在路上,她請求讓她出家跟隨上師修行。上師卜卦後,預言說:「如果妳出家修行,中等。」又用大姆指比了一比,說:「如果妳在家修行,會是未來在家修行人的典範,利益很多眾生。」

全心求法和修法

二○○一年,在西藏大昭寺佛陀前,她發願今生弘揚佛法,如果不能出家,希望遇到一位有同樣願心的修行伴侶。祈請後,很快就遇到了;接著,在大寶法王的指示下,兩個月後就結婚了。薩迦上師知道以後,又預言說:「妳選擇了一條非常艱辛的修行道路,像盤旋上山一樣,會很辛苦。但是如果妳堅持走下去,最終會有非常大的成就。」

她內心深處的聲音越來越清晰,做企業賺大錢,或是用表演獲得名聞利養,都不是她的道路。二○○三年,她離開了如今己上市的藏藥集團,把所有時間都投入求法和修持。她對各傳承的上師,都具有平等無二的清淨信心。傳法上師包括直貢澈贊法王、堪布竹清仁波切、創古仁波切、明就仁波切、不丹崗頂法王、宗薩欽哲仁波切…等十餘位。

二○○八年,聯合國副祕書長夫人漢娜思特朗,邀請央金去科羅拉多州心靈修行城閉關。她在聖山中閉關三次,總共半年。第一次只帶著一個小小的帳篷獨自在山里閉關了三個月。美國山里不能生火,每天只吃一點餅乾和喝山泉水。

一大早她都會去一塊露天的印地安聖石上禪修,不論刮風下雨,都坐七八個小時。她在禪境中得到了蓮師和許多佛菩薩與祖師們的加持,使她對三寶,升起了無限的信心;對眾生,也升起了巨大的悲心。最重要的是,那次閉關,使她和過去多生的修行和法脈傳承連結起來了。同時,她拙火升起,並從蓮師和度母那里,得到用音樂和舞蹈來利益眾生的整個教授 — 央金歌舞法。

創作及演出心靈音樂

出關後,央金遇到了音樂大師保羅溫特,一起在紐約聖約翰大教堂現場演出。那次現場的錄音,榮獲二○一一年格萊美最佳新世紀音樂獎,她也成了第一位中國籍格萊美獎得主。保羅溫特說央金的聲音是專輯的靈魂,請她代表樂團上台領獎。之後她和保羅溫特一起,把歌聲帶到了紐約、洛杉矶、新墨西哥、日本等世界各地。

她也決定在中國推動心靈音樂,邀請多位一起獲獎的葛萊美音樂大師,舉辦了數十場心靈音樂會,使心靈音樂在中國被更多人認識和理解,也啟發和帶動了很多中國歌手開始演唱佛曲的趨勢。

懷孕生女

二○一一年初,央金遇到一位很特別的禪師,要她把一位很特殊的孩子生下來,說是一個智慧超群,辯才無礙,會利益很多眾生的人。之後,她又多次收到這類的訊息。二○一一年底,她請示了夫妻最有信心的夏扎法王。法王直接預言說:「你們在兩年後會生個女兒,我會加持你們。」果然女兒於二○一三年誕生。夏扎法王為她取名桑傑曲珍,意思是佛明燈。

佛行事業:覺性科學與央金歌舞法

懷孕期間,央金完成了新書《心靈女戰士》和《大地母親時代來臨》,均成為兩岸暢銷書。產後三個月,開始有人邀請她傳授「央金歌舞法」。

她幾次教授之後,發現這套方法很容易把人帶入禪定,得到很多覺受和境界。如果學習者沒有正確的佛法見地,很容易迷上禪修的覺受,落入錯誤的修行,對於離開煩惱痛苦、體悟心性、利益眾生,都沒有什麼幫助。所以,她邀請修行伴侶宇廷,來教授正確的修行知見,一起建立了一套「覺性科學與央金歌舞法」的教學體系。

「覺性科學」把傳統的修行知見與方法現代化、科學化、生活化。「央金歌舞法」以音樂、唱誦、舞蹈來深入覺性、體悟心性。倆人每年舉辦十餘次三天密集課程以及多次七日閉關,帶領兩岸三地數千名學員在家庭、工作、生活中實修,並建立了一個兩百多人的義工團隊。

在夏扎法王的加持下值遇根本上師

早在二○一一年,夏扎法王即指示了央金此生應該專修的法。但說他自己不再傳此法,要她自己去尋訪能傳之人。多年來她到處尋找,但遇到的仁波切們都沒有這個法的傳承。在這樣的求法緣起下,二○一四年,她終於遇到了她生命中的根本上師 — 噶陀仁增千寶法王。

千寶上師是一位謙柔低調,但傳法嚴謹的上師,答應之後,又觀察了央金兩年,才決定傳此灌頂。之後她在千寶上師坐下,陸續得到更多的灌頂、教授、和修行指導,包括蓮師十三本尊、長壽佛、語獅子文殊、金剛薩埵五次第、立姿度母、伊喜措嘉、紅度母、白度母、咕嚕咕咧佛母、黑金剛亥母、大圓滿一子續等等,並完成三次嚴格的閉關。

生三胞胎與第二本書《媽媽禪》

在千寶上師的教導下,央金在養育女兒的過程中,更體會到孩子能幫助母親的修行更實在,更容易對眾生升起菩提心。她請示上師是否應該再生一個孩子。上師不但支持,而且說要生出未來能夠利益眾生的好孩子,延續夫妻倆人的血脈修行傳承。

在上師的加持下,二○一八年,央金五十一歲時,不但順利懷孕,而且懷上了三胞胎。三個月時,在上師指示下,她完成了七天的白度母閉關。半年後,生下了三個佛子,也都皈依了千寶上師。懷孕期間,她在忙碌的工作、備孕、胎教、養兒育女的過程中,融滙出許多現代女性能在生活中修行離苦得樂的方法,出版了第二本暢銷書 《媽媽禪》。 二○二○年底,在上師鼓勵下,她開始製作修行音樂,即能幫助行者禪修靜心、深入心性、修法相應的音樂。她將修行和生活合而為一,成為一個每天精進修法、利益眾生的修行音樂家;同時也是一個平靜歡喜、時常活在當下的妻子和母親。

這次妙乘法苑舉辦之跨年晚會,央金拉姆也將發心義務演出,敬祈十方善信大德,把握此一千載難逢的機會,踴躍參與盛會。